一睡不起||欢迎戳我玩或者打钱 ↓↓
🐦weibo/pixiv:岛aooo
🐤ins: daoaooo

早上半睡半醒写的垃圾虚构文学(噪音)

下午三点 挂钟的秒针不响了 就是折磨人睡觉的滴答声 注意到这件事的不久之后 我意识到家里还失去了别的东西 比如冰箱制冷的声音,微波炉提示的滴滴声 凡是重复的声音都消失了 我从床上爬起来支着耳朵听 多余的担心显得自己特虚伪 明明一直想从世界上删除这些噪音 讨厌到了恐音症的程度 这不是很好吗 但一小部分重复的噪音还是很有用的 比如报警器和闹钟 是不是声音被某些力量影响了 或者我的听力不行了 这想法也太中二了 我犹豫着打开放着棉被的衣橱 把自己和一个小闹钟关了进去 这儿应该是房间里最安静的地方 厚厚的棉被和冬衣可以吸收杂音 衣橱也可以隔离外面的音源 我把闹钟订到下一分钟 然后等着 衣橱里一片死寂 时间到了 闹钟响了一声之后再没有响 就像被按下暂停键一样突然 眼前一道亮光把我吓到了 是手机的来电显示 我姐打来的  因为一直设置的震动模式 所以也没有响 我已经开始习惯了 "喂 姐""喂,你今天…""你说什么 听不清""我说今…有声音……" 电话里的人生越来越模糊 "哎 你那边信号好差 对了我今天遇到特奇怪的事 好多声音听不见了" 电话里彻底安静了 我愣了一下 然后爆笑 一直说废话的姐姐的声音也和噪音没什么区别吧 看来姐姐也被归类到噪音源了 我又给妈打了个电话 不对劲 已经在通话了却一点动静都没有 我笑不出来了 然后试着微信上和朋友语音 也不行 慌忙中点到了播放器 昨天收藏的一首歌还是很好听  心里稍微平静了一点  这时来了一条短信 [你打电话有什么事,怎么不说话]  来自妈妈 我回复[已经没事了] 衣橱门内侧是一面穿衣镜 我把手机调成常亮照起镜子来了 肯定是暂时的 偶尔安静一下也挺好的 我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出神 突然很在意自己的嘴 嘴唇好干啊 扯着下唇想要看看有没有上火 镜子里的人没有张嘴 她没有张嘴 紧闭着嘴在嚼动 我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说 " 你 你在吃什么" 对面的我吞咽了一下 从牙缝里里扯出一条东西扔掉了 这个长相和吃饭速度毫无疑问是我 即使被吓傻了 右手里的手机拿得极稳 "暴露了吗 我也不想被你发现 我吃掉的东西可是你最讨厌的 快感谢我" "?" "噪音啊 你最讨厌的噪音 营养高吸收好 你还不谢谢我" 我怀疑自己是如何继续思考的 "还给我" "这个?"镜子里的我甩过来刚才吐掉的东西 我拿在手上看 一条人声波形 鬼使神差地塞进耳道 就听到姐的声音 【今天你不要相信任何声音啊 哈哈哈 都是整你的 下次】整我是什么意思 下次什么 波形被切断了 这是刚刚打电话的内容吧 "我在保护你的心灵啊 你脆弱又拒绝打扰的小心心 作为报酬吃一些没用的噪音总可以吧" 镜子里的我在说我不能理解的话 "你 你给吃了 我要 告你…"我气得两眼一黑(也可能是吓的) 再醒来就是躺在床上 妈皱着眉头摸我的脸 " …… … …  " 她说的什么 只看到她的口型在变 我费力地爬起来拿了纸笔写字:[我听不见了,耳聋 去医院]  妈惊讶地看着我好一会 在纸上写:[好好这就去 你在衣橱里昏过去了脸色惨白!我要吓死了!] 衣橱 见鬼的衣橱 我找到那面穿衣镜 镜像一切正常 两人买了高铁票奔省城耳鼻喉医院了 诊断结果是不明原因的重度耳聋 考虑神经问题 留院观察 一个月后 我依然只能听到自己认为是悦耳的声音 和分贝无关 几乎所有的说话声,汽车声,车间工作的声音都听不到或者微弱到听不清 但是音乐和动植物发出的动静就可以 爸爸弹唱的声音也只能听到一点人声 吉他的部分太烂了 也被消音了 出院这天我妈也死心了 麻利地收拾旅行箱 决定接受我是残疾人的事实 一周前出差赶来的爸爸也不再啰嗦 坐在病床上对着窗外发呆 窗外有一群小鸟在叫 很好听 但是妈妈走过去跟爸爸说了什么 我就不知道了 后来我的病例被医院收录到罕见病例里了 再后来 镜子里没有出现正在咀嚼的我了 我就一直生活在"我祈求的"不被打扰的世界里 有时在街上会暂停正在播放的歌 但是没有人说话能打扰到我了 让人很沮丧  出院前一周我已经跟医生和家人说明了听力范围 也教会了妈妈用智能的编曲软件给录音音轨加上曲调 有特别想对我说的话就编成我熟悉的几首歌 这样就能听到了 实在是很诡异的交流方式 但是更诡异的 衣橱里发生的事情 我都没有告诉别人 太恐怖了 还有一件事 我听不到噪音那天是愚人节 我住院期间我姐哭着(据短信内容)发来短信说 闹钟 钟表 冰箱 微波炉的声音都是她给弄没的 打电话也是装信号不好的 想吓一吓我 我什么都不打算回复 所以?姐姐是想说我被吓出耳聋的幻觉了么?小看我? 说什么傻话 我可是明明听到了你的声音啊 那一条从牙缝里扣出来,粘着口水的声音

评论
热度 ( 2 )

© 岛嗷𓅓 | Powered by LOFTER